定制热线:
迅捷主页>新闻资讯>行业动态>

律师起诉郑州东站取消四个吸烟室

文章出自:吸烟房厂家责任编辑:吸烟房厂家 作者:上海迅捷岗亭访问量: 发表时间:2019-08-08

产品名称:吸烟室 吸烟房 吸烟区 吸烟亭 上海迅捷吸烟室厂家

律师起诉郑州东站取消四个吸烟室

因认为郑州东高铁站在室内公共候车厅设置四个吸烟室,违反《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规定,北京一名律师将郑州东站起诉至郑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要求取消4个吸烟室,拆除烟具、智能感应点烟器。

5月31日,在第32个世界无烟日之际,北青报记者获悉,该案已被法院正式受理。

原告殷清利诉称,自己系律师,经常因为办案需要途经郑州东站。2019年5月30日,其在郑州东站快捷换乘通道前往大厅二层(实际是4F)餐厅消费时,发现在大厅二层的东南、东北、西南、西北等四个位置分别设置吸烟室一处。

殷清利称,在经过吸烟室时,他发现室门大开,吸烟旅客不时更换,吸烟室附近弥漫烟味,给周围路过旅客带来极大影响。此外,吸烟室标有明显标识,外侧张贴“文明吸烟,美丽河南”宣传语,室门标有“未满十八岁禁止入内”的字样。进入室内,有类似的放置烟灰、烟头的桌台烟具,墙面上还放置电视机及智能感应点烟器。

吸烟室

殷清利认为,作为铁路旅客运输合同的当事人,在郑州东站进行中转停留,被告理应依法、依约为原告提供相应的、保障原告人身健康安全的服务。但被告在此车站大厅这一室内公共场所,设置吸烟室的作法,严重违法法律相关规定。虽然《郑州市公共场所禁止吸烟条例》(1998年9月1日起施行)第八条有规定“火车站、长途汽车站、飞机场的等候室和影剧院、体育馆、大型商场应设置有明显标志的吸烟室(区)。”但该条例的此项内容已经与原卫生部的实施细则所规定的室内公共场所全面禁烟的内容发生严重冲突,该条例的第八条规定已经不能适用。

殷清利称,为保护自己和其他旅客的合法权益,全面落实室内公共场所禁烟规定,其主要诉讼请求为:请求法院依法判决被告取消在出发大厅中心位置4F层所设置的四个吸烟室,拆除吸烟室内的烟具、智能感应点烟器。

“郑州东站的吸烟室外不到一米,张贴着禁烟标志。这一米之外是一个世界,这一米之内却是另一个世界。”殷清利说。

公开资料显示,郑州东站是亚洲规模较大的高铁站之一。5月31日,北青报记者拨通郑州东站值班站长电话,一名女性工作人员表示,无法对此事进行回应,婉拒了记者的采访。

5月31日下午,中国控烟协会公益法律委员会邓学平委员针对此事接受了北青报记者的采访。

北青报:怎么看待律师起诉郑州东站取消吸烟室的行为?有无胜诉案例?

邓学平:律师起诉郑州东站取消吸烟室的行为有相关法律依据支持,属于行使自身合法权利的行为。

吸烟室

2011年全国已经在室内公共场所全面禁烟,而火车站、高铁站等大型封闭、室内公共场所设置吸烟室,这就与原卫生部的实施细则所规定的室内公共场所全面禁烟的内容发生了严重冲突。该律师作为铁路旅客运输合同的旅客,郑州东站应为其提供相应的人生健康安全保障服务,所以该律师起诉郑州东站取消吸烟室的行为是属于行使自身合法权利的行为。此前也曾有过类似的胜诉案例,被称为“公共场所无烟诉讼第一案”。

2017年6月9日,参加完高考的李某从北京火车站乘坐哈尔滨铁路公司运营的K1301次列车到天津参观考察理想的大学。途中李某发现,北京站、天津站站台上,均有大量人员吸烟;列车上设置了吸烟区并放置了烟具(烟灰缸、烟灰盒等),多名乘客在客运列车上吸烟,甚至有列车工作人员也在其处吸烟,其间无人劝阻,令很多不吸烟乘客深受二手烟的危害。

李某认为站台上、列车内设置吸烟区、摆放烟具,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同时也恶化了乘车环境、降低了服务质量,侵害了乘客的身心健康。除对她个人权益受损外,对公共利益和公共安全也造成隐患。在参观完学校之后,李某先后向国家铁路运输监督管理司、北京市和天津市卫计委反映上述问题,但都没有得到满意答复。同年8月,李某向北京铁路运输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决哈尔滨铁路局赔偿其购票款102.5元;支付原告律师代理费3000元;赔偿精神损害费人民币1元,以及原告为减少烟霾所购置的口罩费用人民币19元,取消北京站及天津站站台、K1301次列车内的吸烟区、拆除烟具;赔礼道歉;承担本案诉讼费。

2018年6月25日下午,该案在北京铁路运输法院一审宣判,法院认为哈尔滨铁路局在列车上设置吸烟区的行为违法,判决哈尔滨铁路局30天内在k1301次车上取消吸烟区拆除烟具。

吸烟室

室内禁烟势必取消吸烟室

北青报:从实际情况来看全国有没有先例,是否可以全国推行?

邓学平:从实际情况来看全国有诸多先例,可以作为参考全在国推行。

比如早在2011年,首都机场关闭了3个航站楼内全部36个吸烟室,成为国内第一家实行禁烟的大型国际机场。但是引起部分烟民的不满因此在半年后,首都机场3个候机楼内的吸烟室重新开放,但总数减少到不足原来的三分之一。随后,在2015年6月1日,北京首都机场将3座航站楼内原有吸烟室全部关闭。

此外,2016年10月30日起,上海浦东、虹桥国际机场航站楼内已经实施了全面禁烟,原本浦东机场的33个吸烟室与虹桥机场的8个吸烟室,都已关闭并停止使用,取而代之的是露天的室外吸烟点,浦东机场有5个,虹桥机场有4个。因此高铁站取消吸烟室是趋势。

北青报:有网友称,控烟应该“疏堵结合”,取消了室内吸烟室,应该如何引导“实在憋不住”的烟民?

邓学平:吸烟室里虽有排烟系统,但由于人员流动大,依然会对附近形成污染。最早设吸烟室是为便民,也对控烟起到一定作用。现在取消吸烟室也是为便民,两者之间应该找到一个平衡点。但室内公共场所全面禁烟,势必要取消吸烟室。

如果取消吸烟室,就应有相应的处罚规定,否则有人在屋里抽烟,他人只能劝阻,比设立吸烟室更加难管理。因此应该通过制定有效的立法及处罚措施,来更好的推动人们的禁烟意识。

关键字:吸烟房,吸烟点,吸烟房厂家 


上一篇:取消吸烟室应成高铁禁烟“标配”
下一篇:“共享吸烟室”的简单与不简单
分享
QQ咨询 商桥咨询